《一人之下》冯宝宝:只可能出现在国漫里的女神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撰写稿子的时候,小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现在用来形容动漫里人物性格的词,其实都不是汉语里原来就有的词。比如“中二”,“傲娇”,“鬼畜”,“人妻”,“病娇”,“三无”,“腹黑”“呆萌”等等,无一例外的都是日语通过“再翻译”得到的汉语。
而且这些词有一个特点,就是指向性特别鲜明。以上提到的任何一个词你都可以轻易地找出特别鲜明的(日本的)动漫角色与之对应,比如《EVA》的绫波丽、《黑执事》的夏尔那样就叫傲娇,我妻由乃那样就是病娇。
但是当小编在尝试使用一些已经被定型的专有形容词,来尝试形容一部国漫的角色时,问题出现了。这部作品就是非常有名的国漫《一人之下》。
所有看《一人之下》的观众,毫无意外都会被冯宝宝这个角色所吸引。但是到底该怎么形容冯宝宝这个人物呢?
冯宝宝外表明明不错,却总是收拾得不好,可以说她是“天然”吗?但是冯宝宝又经常做出一些令人猝不及防的“社会行为”,譬如在罗天大醮后山埋人,又譬如拿着假身份假扮张楚岚的姐姐,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天然”。但是显然也不是“天然黑”,因为她又没有从主观上使用过什么针对性的计谋。
你说她是一个赤子,但是每次在张楚岚内心波动的时候,她又总能够站出来给予应有的支持,有让人隐约地觉得这个人情商应该还是蛮高的。但每次帅完了以后,很快她会又一脸淡定地做出各种脱线行为。你觉得她超脱于世界之外,可她偏偏又说着一口四川方言。
——冯宝宝是一个异常令人感兴趣的角色,但同时,她又是一个很难用一个已有的词来简单形容的女性角色。甚至于想要在已有的动漫中选择一个类似的角色也显得有些困难。
很多人觉得冯宝宝应该是“三无”,但是她和绫波丽这样的三无又是有着明显差异——冯宝宝的很多行为本身就是前后矛盾的。比方说她一点也不害羞地用张楚岚的守宫砂来威胁他这件事。一方面她好像对这种事非常懂,知道男人最忌讳什么,但是一方面她又好像不懂这种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有多惊人,而后来又提起“阿威十八式”的时候她又变得很懵懂。
(张楚岚真是有苦说不出......)
其实大多是时候,我们很难分清宝宝心中对于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连她想了没有本身就是个问题。冯宝宝这样的角色,根本没有办法从已有的动漫角色性格里来选取对照。如果要找的话,或许目前还没有动漫改编的小说《盗墓笔记》的张起灵是最贴切的。
——也是国民男神级别的角色。不同于在同人作品中被简单化了的张起灵,任何读过原著的人都会清楚张起灵这个人物是复杂的。他武艺高强在第一卷里就拧下了血尸的脑袋,但是也是在同一卷里,他为了不放出凶险的怪物对着另一个棺材磕头;他在海底墓里用缩骨功扮演一个小老头“张教授”演的没有丝毫破绽;他对于世故的一切似乎都懂,但是却又浑身上下充满了疏远的气质;他活了很多年却不断失忆(这点和冯宝宝特别像);他看起来不像是重感情的人,但是多次对他人出手相救......
(《盗墓笔记》中谜一样的张起灵)
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张起灵是很困难的事,对于冯宝宝也是同理。他们好像就活在我们身边,又好像在千里之外。他们似乎活了很久,已经超越了历史,但他们的记忆又是一片空白。但就是他们身上这种不确定性,使得他们格外与众不同——但很奇怪的,他们身上有这么多的矛盾点,却又让人觉得很自然,并不是塑造崩坏。
其实这样的矛盾感也可以在其他的人物身上找到:譬如张楚岚一样是个不好形容的角色,又比如张楚岚身边的各路人马,每个人都好像心怀鬼胎,但又很难用“好人坏人”来概括。而最具颠覆性的就是,看似最“冰清玉洁”的小师叔张灵玉对于自己无法使出阳五雷其实耿耿于怀,而且和“全性四张狂”中代表着“色欲”的夏禾具有有过一段过往......如此具有反差性的剧情,却完全不让人感到不适,反而觉得是荒谬的现实本身。
在看着这样的角色的时候,小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冯宝宝这样张起灵式人物,其实就是一种完全的、只属于国漫的角色,这是全新的、没有被人复制过的,而且在其他的文化语境下就会变得非常奇怪的中国式角色。
(张灵玉的黑历史......)
她世故,但她又是赤子。她的身上有数不清的谜团和厚重的历史感,恰好又和中国的文化语境相吻合。她的人物塑造,包括整个故事的人物塑造,是没有办法用很简单的语句来概括之的,它不太像是我们以往熟悉的动漫套路,而是更富有文学性(这也是为什么没法从动漫里找到相似的样本的缘故)。就好像张爱玲曾经在《论写作》里说的那样一样——日本动漫更像是是“大红配大绿”,极端人物必有极端的生长环境,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极端。但《一人之下》是参差的、是意味深长的,有如张爱玲的文章,苍凉而深远。
在国产少年和青年向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精力十足地往国漫里投入了一堆各种各样的女性角色:平胸蹦蹦跳跳的就是萝莉,巨乳的语调魅惑的就是御姐,大张旗鼓活泼开朗的就是女汉子,金发温柔抿嘴笑的就是女神......仿佛角色是一锅水,往里面倒不同的材料就可以做出不同的性格来,殊不知这样的角色,是在日本成熟的动漫产业里早已试验了千千万万次,却唯独没有沾过脚下这片土地上的一花一木,美则美矣,却不像后来总是蓬头垢面、含胸驼背又语出惊人的冯宝宝那样富有层次感。
文:萌娘ACG研究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倒序浏览
《一人之下》:诙谐中透着悲悯
严格来讲,《一人之下》并不是青年漫迷刻板印象中的热血动漫,漫画中它所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仿佛是把中国上千年的古文化融入进了一张张图画,思想的厚重感凝固在色彩上、对白上,整个世界观十分宏大,而一旦将目光放远,万物皆悲。
作品编制成动画,有意突出了漫画本身诙谐幽默、市井吐槽的一面,同时在音乐、人物动态、文案等动画特质上加入了新的元素。《一人之下》第一季中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之一或许是这部动画时常“开车”,而这种“开车”也是点到即止。
比如主角张楚岚身上的守宫砂被设定在不可描述的地方,动画第二集他就被迫裸奔,第三集就“被约炮”;动画中“全性四张狂”中的夏禾,被称为“刮骨刀”,这个称号来自于单田芳老师的评书“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而这个角色先天异人,能操控别人的色欲,她是一个坦荡的性开放者,她出现的场合动画画风瞬间成为“卖肉番”……但这种无伤大雅的小段子在动画中起着缓和气氛的作用,为剧情增添笑料,也预示着《一人之下》的受众群体不是低幼儿童,而是瞄准青年受众,它讲述的是一个体系成熟的、世界观复杂的故事。
第二季中动画开篇就借冯宝宝的口开了一次车,三无少女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讲述她的武术招式叫做“老汉推车”“阿威十八式”,她的武器菜刀名字是“冈本零点零一”……这是《一人之下》诙谐的一面,这是成人社会里光明正大的玩笑,夹杂着时下网络环境流行的自黑精神与无厘头文化,将老一代动画作品回避的题材以轻松愉快的方式进行解放。这在其他动漫作品中也是十分少见的。
而动画中悲悯的部分则被音乐所承担,音乐是画面表达情感时必要的辅助。《一人之下》第一季中动画开篇惊为天人的OP《异人》,山歌融合进摇滚,被称为“动画OP界的泥石流”,彼时漫迷对于这款OP的态度大多是善意中带着一丝揶揄,而“回忆篇”中出现的四川民歌《黄杨扁担》则将第一季结尾悲怆的情绪推拉到了极致,长生不老的冯宝宝面色冷淡,轻轻哼唱着这首民歌,陪着民歌空灵悠长的旋律,动画慢慢放出狗娃子去世时的走马灯,没有哪个场面比此时更直抵人心。
这个特质在第二季依旧保留了下来。第二季动画OP《无涯》中融入了四川南坪的小调《采花》,制作团队将小调重新编曲,保留了民歌中的传统元素,加入了流行音乐摇滚的风格,OP前一段摇滚前奏后《采花》作为高潮横空出世,这种搭配是震撼的。
而这些民歌的挑选都是《一人之下》有意为之,因为动画主角冯宝宝人物设定是一位来自四川山区、长生不老而身份成谜的异人高手。为了遵循这个设定,从第一季起冯宝宝角色的配音就经常穿插着四川话,这也成为了角色的萌点之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