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冰雪奇缘2》,它凭什么拿下金球奖最佳动画?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 Bobe Lennon
“《遗失的环节》对殖民主义的反思更加进步,以至于《冰雪奇缘2》相较之下几乎成了笑话。”
这周1月6日,第77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落幕。由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举办的金球奖作为每年开年第一个颁发的重量级影视奖项,一向被看作是奥斯卡奖的风向标
然而今年金球奖这个「风向标」却让许多人大跌眼镜。《1917》击败《小丑》《爱尔兰人》 《婚姻故事》等一众强敌,拿下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剧情片,爆出了本届金球奖的最大冷门。以37项提名的流媒体Netflix在提名数量上独领风骚,远超过了一众传统的好莱坞制片方,但最终却是收获寥寥。

除了Netflix的遇冷,今年的金球奖最佳动画电影也让许多人出乎意料。被提名的动画电影包括《冰雪奇缘2》《驯龙高手3》《狮子王》《玩具总动员4》和《遗失的环节》
五部提名作品中,迪士尼独占3部,但最终得奖的却是之前并不被人看好的《遗失的环节》。

这也是迪士尼连续第二次痛失金球奖最佳动画电影奖项了,去年迪士尼就被《蜘蛛侠:平行宇宙》所击败。作为奥斯卡风向标,拿下金球奖的《蜘蛛侠:平行宇宙》也果然顺利斩获奥斯卡,金球奖甚至已经连续4年「命中」奥斯卡的最佳动画电影奖项。
《遗失的环节》获得本届金球奖,是否意味着它有很大概率在下个月的奥斯卡上再次击败迪士尼呢?

2015-2018年金球奖(左)与奥斯卡(右)的提名与获奖名单对比

那么,《遗失的环节》到底凭什么能拿下金球奖?
虽然让许多人高呼「爆冷」,但在我看来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相比今年其他提名的动画电影, 《遗失的环节 》是唯一一部原创作品,而非经典IP的改编或者续集。
而在作品的主题表达上,《遗失的环节》与《冰雪奇缘2》其实有着非常多的相似之处。除了摆在明面上「寻找自我」的主旨,两部作品的文本都暗含了对殖民主义的反思——
但《遗失的环节》的表达要激进得多,以至于《冰雪奇缘2》相较之下几乎成了保守派的笑话。

寻找神秘生物:一段寻找人类进化「遗失的环节」证据的旅途
《遗失的环节》是一部出自莱卡工作室的定格动画长片,该工作室之前的作品包括《鬼妈妈》《通灵男孩诺曼》《盒子怪》《久保与二弦琴》等。

「狼叔」休·杰克曼配音的主角莱昂内尔爵士,是一名非常自我中心的英国贵族探险家。他痴迷于神秘生物的传说,追寻尼斯湖水怪等怪物的足迹,为此跋山涉水、散尽家财,但从未成功拍下神秘生物存在的证据。
在皇家学会看来,莱昂内尔爵士是个疯子;报纸则将他描述为一个败家花花公子。甚至连他的助手,也因为受不了他的傲慢自大而离开了他。

莱昂内尔爵士一直以来有个梦想:借由发现神秘生物,跻身于由著名探险家、冒险家组成的贵族俱乐部。
一天,他收到了一封来信自称发现了「大脚怪」的踪迹,为他提供了情报并邀请他前去调查。当他按照信中的引导达到目的地后,莱昂内尔爵士果然发现了由著名喜剧演员扎克·加利凡纳基斯配音的「大脚怪」,只是情况却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这位「大脚怪」居然会说英语!

原来,所谓的情报信正是「大脚怪」自己寄给莱昂内尔爵士的。随着人类不断开拓着城市的边界,「大脚怪」生活的世界在被蚕食,而他也是仅剩的唯一一位「大脚怪」。
这位「大脚怪」相信,曾在喜马拉雅山上被人目睹的「雪人」是自己的同类。于是,他决定找到一个「愿意相信他的存在、但又不会开枪打死他」的人,帮助他离开这片森林,去投奔「雪人」族群。

莱昂内尔爵士与「大脚怪」达成了协议:莱昂内尔爵士将「大脚怪」带到喜马拉雅山,去帮助他寻找「雪人」;而作为回报,「大脚怪」则为莱昂内尔爵士提供自己的毛发、指甲、粪便等作为证据,让莱昂内尔爵士成为「大脚怪」无可辩驳的发现者而闻名。
为了方便起见,莱昂内尔爵士让「大脚怪」穿上人类的衣服,并为他取名为「林克先生」(Mr. Link)。这个名字其实是一个双关。
达尔文《进化论》刚诞生的年代,当时的人们将既保留有其祖先、也保留有其演进出的后代的生命形态的过渡化石称之为「遗失的环节」(Missing Link)。
而大脚怪和雪人的存在,即是19世纪前人类和猩猩之间长久以来缺乏过渡化石佐证的过渡形态,即人类进化中「遗失的环节」。(但这个词暗示着存在锁链将生物分为高等和低等,当今科学界已经避用这个词)

莱昂内尔爵士家中墙上的图就是在存在锁链思想下,将人的进化当成了线性过程
就这样,莱昂内尔爵士与林克先生踏上了寻找雪人的道路,也是一段寻找人类进化「遗失的环节」证据的旅途。
「你怎么会说话(英语)?」西方殖民主义的「他者」审视
《遗失的环节》讲述的是莱昂内尔爵士与林克先生结伴完成自我探寻之旅的故事,尽管的剧本结构看起来像似传统的搭档电影(buddy film),但两人的关系却并不非平等的「搭档」。
在莱昂内尔爵士第一次见到林克先生时,他并未将这位大脚怪视为平等的「人」,而是将其视作「动物」。莱昂内尔爵士抚摸了林克的皮毛,检查他的牙齿,甚至去嗅他的体味,这显然不是人与人之间应当有的交流方式。

影片中,莱昂内尔爵士问出了一个颇有冒犯性的问题:「你怎么会说话?
当我们将大脚怪视为单纯的动物时,这个问题似乎只是一位神秘动物学家对未知生物的好奇——「动物怎么会说话」,这也是莱昂内尔爵士的本意。
然而,莱昂内尔爵士与大脚怪林克的关系并非人与动物。作为英国贵族的莱昂内尔爵士,他的优越感源自于曾经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日不落帝国」;而大脚怪林克则象征着家园被西方殖民者日益蚕食的被殖民者。
于是,「你怎么会说话」这个问题的潜在台词则变成了「来自落后民族的你,怎么会说和我们一样的话(英语)?

自然,林克说的是世界语言——英语。他的英语是从偷听观光客聊天学来的,同时一位萨满也教了他些英语,暗示了原住民所遭受的西方文化影响。因此,影片实际上明确揭露了英语成为世界语言的潜在原因,即,英语是随着其殖民扩张、侵占、掠夺,致使其控制地区的被殖民者不得不学习英语,才成为了世界语言。
莱昂内尔爵士本身是被英国上流社会所排斥的怪胎,他并不认同探险家贵族俱乐部在世界各地内进行狩猎、屠杀、掠夺的态度。但即便如此,他对大脚怪林克的态度依然存在着白人以其经济地位和文化优越感对异族下意识的审视,将其视为「他者」,等待着「被发现、被命名」。
将大脚怪命名为「林克」,反应的正是西方殖民霸权话语下对弱势文化的他者命名。

影片借由阿德丽娜之口,批判了这种对他者的凝视。作为故事里唯一出场的女性人类角色,她敏锐的察觉到了莱昂内尔爵士在对待林克时居高临下的姿态。

正是在阿德丽娜的影响下,莱昂内尔爵士与林克谈了心,让林克自己挑选了自己喜欢的名字,在这里林克第一次完成了自我主体性的构建。于是,林克先生讲述了一段往事:曾经有一位勘探者目睹了他,却什么都没做,只是面带微笑看着他。
「那个微笑对我来说,意味着全世界。」林克先生如此说。那位勘探者叫苏珊,是位女性,于是他也为自己取了一个女性的名字,就叫苏珊。

有趣的是,影片中唯一意识到殖民主义的问题所在的角色,全部都是女性:寡妇阿德丽娜和勘探者苏珊(甚至雪人女王)。这不禁让人想到,女性长期以来作为资本主义父权制下被压迫、被观看的「第二性」,本身亦是受凝视的他者,也因此更容易意识到殖民主义对被殖民的他者的权力支配
甚至可以说,父权制本身就是男性对女性的「殖民」。
而大脚怪林克为自己取了一个女性的名字「苏珊」,则在影片中揭示了这种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与父权制之间的潜在关联,亦将他者纳入自我的一部分,从而使自我身份得以证实和构建。

所谓的异域探险,本身就是一种想象的掠夺
故事里的探险家贵族协会里,摆满了会员在世界各地狩猎、征服险境的照片,以及各种动物的标本。

莱昂内尔爵士与协会里的探险家并不是一类人,他也并不喜欢西方殖民者在全球落后地区进行的资源掠夺。
影片中,莱昂内尔爵士乘坐的马车开过协会门口时,溅起的泥浆涂在了门牌上,导演借由这个镜头对殖民主义的探险家们进行了绝佳的讽刺。

但莱昂内尔爵士并未意识到的是,他所谓的不杀生的异域探险,依然无非是对他者的猎奇,通过宣扬神秘化、原生态而对落后地区进行的想象力的掠夺。
(剧透警告)
而故事中雪人所居住的香格里拉,也正是西方中心思想下对「原生态」的一种他者化的终极想象:一个没有被资本工业所污染,充满着雪地异域风情,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影片中,雪人女王直白地戳破了所谓「异域探险」的假像,坚决表明了自己对于被探险者们作为他者凝视、审美的厌恶。
「人类是生命、希望和梦想的杀手,口中说着世界的奇妙,但其实是将其视作战利品,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这里的人类,指的正是那些西方强势文化背景下 ,离开自己的土地,却将别人的住所想象成一场异域探险的冒险家。只有他们才具有移动性(mobility)的特权,而落后地区则永远是等待着被他们发现。
在这种探险行为的背后,其实是通过异域风情的包装,将他人的文化视为商品进行消费。真正的探险并不应该是一场东方主义的文化度假,而是将对方视为平等的对象。

故事的最后,千辛万苦找到雪人领地的两人却被雪人女王拒绝,女王告诉他们:
香格里拉」并不是西方人心中的世外桃源之意,在他们的语言中是一种咆哮声的英语音译,其原本含义是——「滚远点,我们恨你。

但遗憾的是,林克——或者说苏珊,最终依然成为了莱昂内尔爵士的助手。
在指出「异域探险」行为背后文化掠夺的实质之后,《遗失的环节》却并未给出一个解决方案,反而再一次主动戴上了《印第安纳琼斯》式东方主义思想的桎梏
结语
涉及对殖民主义的描写,《遗失的环节》并不是今年唯一的一部,同样提名了今年金球奖的《冰雪奇缘2》中也是如此。
但相较之下,《冰雪奇缘2》虽然同样涉及到了文明社会与原住民的冲突,表面上对殖民主义进行了反思,但动机却显得相当可疑

故事中,阿伦戴尔的老国王蒙骗北地人建立了大坝,并在谈判中展开了对北地人的袭击,不得不让人联想起欧洲殖民者对印第安人的屠杀。然而,《冰雪奇缘2》却将这段殖民史演成了和稀泥,采取了「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姿态——
尽管错误的一方在于艾莎治下的阿伦戴尔王国,然而本应为北地人代言的自然之灵所采取的措施竟然是将双方一同关了禁闭,让受害者为加害者的行径一同受苦。
而最终,艾莎被发现混血身份后,国仇家恨被一瞬间彻底遗忘,殖民主义的历史错误从未被进行过正面的批判,反而是通过混血身份对殖民的正当性进行了合理化。
事实上,《冰雪奇缘2》也并非迪士尼第一次为殖民主义洗白,曾经《风中奇缘》也是如此。迪士尼善于塑造那些高呼爱与和平,却对殖民者暴行坚持失明的角色,通过原住民女性的自我奉献而完成了光明正大的征服。

相较之下,《遗失的环节》尽管并未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但至少真正意义上正面批判了殖民主义,将白人男的傲慢自大展露无遗。
从这个角度来说,《遗失的环节》击败迪士尼,获得金球奖是理所应当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倒序浏览